「你好」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一看穿着起皱西装的矮小男子正与自己打招唿。 「有什麽事吗?」「太太!好久不见!」「咦?」「不记得了, 我是以前在公司里的大田!」「阿!是你呀!」虽然堆起笑容却带有疑惑!大田掏出一张名片。 「今天来是推销录影带,太太有无兴趣, 可以算便宜一些。 」「不过我比较喜欢到电影院看!」贵子递回名片。 大田??皮包里拿出一卷没贴任何标签的影带。 「这卷里有以前那家公司一起旅行的镜头, 当然奶也在其中我想奶一定也 想看!」贵子被引起兴趣, 让大田进来家中坐下端了杯果汁。 「不好意思,现在就让我们来看吧!」大田开始操作录影机。 「这是打那儿来的?」贵子一边看电视一边问到。 「是一位朋友给的,说很有趣一定要我看!」贵子有些奇怪。 「看!出现了!」贵子越看越惊讶, 画面上出现穿着性感的女子骑在裸着背的男子身上。 「这。 这是怎麽回事? 」贵子全身僵直心跳加速。 「怎样,有何感想?」突然发现大田已坐到自己身边, 手放到裸露在裤外的大腿贵子急忙掩饰自 己的惊慌, 但仍瞒不过大田的眼睛 贵子敢紧站起来说: 「这到底是什麽?」「我也不知道, 反正不像是公司旅游吧?」「我不想看下去!」贵子关上电视。 「太遗憾了,原以爲奶会买下来!」「不必了!」「那只好到附近的人家或公司询问要不要了。 」「你要放给别人看?」「那当然这是我的工作!」「等一下, 我买下来多少钱?」「很便宜,我只要两百万!」「别别开玩笑了!」贵子抽蓄着脸瞪视着大田。 「不勉强,这是卖给真正想要的人!而且原版虽只有一卷, 可是爲了作生意各拷了两种,一种各十卷,所以奶买一卷也没用, 一起买要的钱可多着呢!」贵子眼前一片漆黑 无神的望着大田 此时大田心想: 只要再把劲, 她就是我的了。 「当然只要奶愿意,减少几个零也可以。 」「我要怎麽做?」「首先告诉我这到底怎麽回事?」贵子只好开始说: 「那是我念书的事情!」在大二暑假几个英文系的朋友一起到海边度假, 海边别墅风景真的不错又正好遇到一群男孩, 便玩在一起除了贵子以外每个人都喝醉,抓对到房间去玩, 与贵子配对的是最帅的引起别人的忌妒。 只剩下他们两人时,贵子不知所措,因爲她还是处女, 也没有交过男友的经验男的很自然要与贵子亲热, 贵子很生气的说: 「我不习惯和第一次见面的男人马上亲热!」「奶那麽讨厌我?」「也不是啦!刚见面谈不上喜欢或讨厌!」「那 只是爱抚可以吗?」「。 」「接吻总行吧!」「对不起,不行!下次你最好选对人」一对男女于是枯坐一晚。 原本一星期的假期,贵子实在待不下去, 但是听说别墅主人要来总得谢谢人家。 傍晚主人来了,由白色宾士下来三个一看即知非正派的人, 带墨镜的指挥下另两人将纸箱搬进屋内。 「客人一小时后到达,叫她扪去换衣服!」贵子分到黑色胸罩内裤及吊带和高根鞋, 同学纷纷换上衣服。 「这是怎麽回事?」「这是使用别墅的代价, 只要其中一天和他们带来的人玩就可以免费使用!」「什麽人?要玩什麽?」「别大惊小怪, 就是殴打他们虐待他们!反正到时候奶就知道, 不会叫奶和他们作爱的!」是到如今贵子也无法抽身而走 一小时后女孩每人穿着性感内衣手持皮鞭坐在客厅沙发上 围成一圆圈每人相距一定距离灯关后进来一位男子, 头上带着黑色面罩除了黑色内裤什麽也没穿, 虽然看不到脸但从肌肉可看出有相当年纪,年长男子进入圈里看着女生。 「喂!你在干什麽?」同学亚子突然说话。 「怎麽不先行礼?」「是!遵命!」男子战战兢兢的站在亚子前面。 「奶好!女王陛下!」贵子终于明白是怎麽一回事, 真有点不敢相信。 此时亚子挥动鞭子。 「坐下!」男子立刻跪在亚子面前。 「喂!你是第一次吗?」「是是的!」「那我就好好调教你如何服侍女王!」「好。 好的!」途然亚子啪!啪!两记耳光打下去。 「忘了什麽?」「是!女王陛下!」「还有呢?」「拜托奶指导!」「重说一遍!」「女王陛下!请奶指导!」贵子正觉得男人可怜, 却发现短裤下清楚的显现昂奋的证据而且双眼闪着陶醉 的眼神, 亚子把把双脚放在男人的头上。 「怎样?被女王踏得舒服吗?」「是。 是呀!太光荣了!」男人被喜乐刺激着。 后来每个人分配到一个客人,各自回到房间, 贵子的男人是最年青的大约三十岁,贵子带他到二楼。 「我话先说在前面,这是我的第一次,不知道怎麽样做, 对不起!」贵子老实的说明。 「我知道,没关系!先用这副手铐把我铐起来。 」贵子拿起手铐把男人的双手反铐起来。 「请打开双脚站在那里,一手插腰。 」贵子依男人的话站在房中央,男人一面仰望着贵子, 一面爬行到贵子的身边此时贵子穿着性感的内衣和高根鞋突显出她的身裁和双腿的修长。 「我要爲奶服务!」说完男人开始用舌头由贵子的脚尖一直吻上去。 第二天贵子立刻逃回家。 贵子看了大田一眼。 「没有想到会被拍下来,到底怎样才肯给我呢?」「也不难, 只要做我的私人秘书就行了!」「什麽意思?」「就是说 和我过夜!」「别胡说了!」「怎麽?」「我??。 我要结婚了!」「我知道,奶考虑清楚, 只要和我过一夜就给奶一卷带子只要十分之一的钱!条件够好了吧!」「让我考虑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来!」「不要到家里来!」「随便奶!」第二天在宾馆里, 贵子正在想着无论如何不能让带子流落在外。 大田突然从后面抱住贵子。 「怎麽?还不快脱衣服?要我动手吗?」「不要, 我自己来!」「不要动这是命令!」大田动手拉下洋装的拉炼用力扯了一下 此时大田把贵子板向自己贵子看着已脱光的大田, 只好低垂着头。 大田看着比想像中更棒的成熟女体,纤细的双背虽然环着胸部却无法遮住丰 满的乳房, 肉色的胸罩下的双乳坚美的挺立着一件小小的内裤里面裹着浑圆的臀部, 修长的双腿穿着白色的裤袜。 大田当场蹲了下去,用手脱去裤袜,再用双手捧住纤腰, 突然把唇抵向内裤下的三角地带贵子不觉全身起了疙褡, 即使隔着内裤也无法忍受大田完全不理会贵子, 把鼻头凑近三角地带舌头顺着大腿滑去,就像狗遇上美食紧追不放, 原来由下而上舐的舌头来到三角地带这回把整个下体隔着三角裤用口含住, 激烈的喘息着。 隔着内裤大田吐出的欲望气息热气使贵子觉得痒痒的, 不由得把双腿互相磨擦着而大田更加仔细的用舌头舔着, 贵子强忍着要发出呻吟 道: 「把手放下!」大田终于擡起头站起来, 从贵子身后用双手握住胸罩下的乳房硕大的乳房简直无法以只掌握住, 此时大田一只手玩弄着乳房令一只手却滑向小腹, 爱抚着被唾液浸湿的下体。 昂奋的大田自贵子脱下洋装几乎已经丧失理智, 原本高尚的贵子与自己跟本是两个世界作梦也不敢妄想能亲手抱住这样的美女, 而今却半裸着呈现在自己面前这时如果稍微碰到早以朝天的阴茎, 搞不好就会发射!隔着薄薄的内裤大田把自己的阴茎抵住屁股后的股沟, 顿时如电流般的甘 美的快感流遍全身此时阴茎尖端早已溢出透明的黏液, 但就此泄精未免可惜又不是十几二十岁的人, 现在想来个几回都有问题。 大田好不容易把阴茎移开,胸罩被脱下来, 三角裤也像剥皮似的从屁股上拉下来此时贵子身上已无寸缕,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贵子用双手遮住了丰满的乳房。 「来!到这里来!」大田拉着贵子走进浴室, 浴室铺着气埝中央还有一把奇怪的椅子。 「坐上去!」贵子斜着双腿坐在椅子上, 双眼无可避免的看着大田的肉体和异常怒张挺立的肉棒 大田在贵子面前开始仔细的涂抹肥皂。 「真让人头昏目眩的身裁!」大田的手洗完丰满的双乳, 再把修长的双脚一只一只连脚趾头都洗干净。 「来!换奶了!」大田让贵子站起来自己坐在倚子上, 胯下的阴茎仍然高耸着贵子勉强自己? ?不去正视它, 确难免处及洗澡时大田的双手也未曾离开贵子的双乳, 贵子正要爲他洗背时。 「喂!这里也要洗一下,奶也不希望它脏脏的与奶燕好吧!」大田抓住贵子的手握住自己的肉棒!贵子皱着眉头用双手捧起阴茎, 和死去的丈夫相比不论形状大小都不一样,而且已膨账的灼热阴茎比丈夫的还粗一倍「用水把肥皂冲去, 这次用口来!」大田把正犹豫的贵子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拉近自己的阴茎贵子忍着想逃的念头,把整个龟头含在口中, 才含一半就塞满整个小口即使不用闭嘴,阴茎的表面已抵住口腔的内侧, 贵子随着阴茎的摆动而上下摇动着头大田不禁发出呻吟, 贵子心想那我就让你快点解决吧!想着更加用力的上下摆动着舌头。 「等等一下」大田慌忙的制止,欲念已升高到快控制不住。 「站起来,把手放在墙上!」大田自己也站起来, 抓住贵子的屁股。 「把脚张大!」大田由贵子的身后望着绝美性感的身体, 不禁跌坐在椅子上此时擡头仰望下体整个清晰的呈现眼前, 大田仍忍着插入的念头贪婪的用舌头从趾间一路舐上去, 直到那略带粉红色的阴蒂此时大田的欲望已升到顶点, 终于下定决心将早已挺立的阴茎插了进去抽动不过几十下, 大田的阴茎更加膨胀在贵子的体内甘美的快感一波强一波。 。